黄蜂的特征与生活习惯
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黄蜂成虫时期的身体外观亦具有昆虫的标准特征,包括头部、胸部、腹部、三对脚和一对触角,同时,它的单眼、复眼与翅膀,也是多数昆虫共有的特征,此外,腹部尾端内隐藏了一支退化的输卵管,即有毒蜂针。成虫体多呈黑、黄、棕三色相间,或为单一色。具大小不同的刻点或光滑。茸毛一般较短。足较长。翅发达,飞翔迅速。静止前翅纵折,覆盖身体背面。

胡蜂的毒素分溶血毒和神经毒2类,可引起人的肝、肾等脏器的功能衰竭,特别是蜇到人血管上有生命之忧,对过敏体质的人尤其危险。胡蜂毒刺上无毒腺盖,可对人发动多次袭击或蜇刺人。

黄蜂为有社会性行为的昆虫类群。蜾蠃科的种类平时无巢,营自由生活,在产卵时,由雌蜂筑一泥室或选择合适的竹管,产卵其中,同时贮藏在捕来之后经螫刺麻醉的其他类昆虫的幼虫或蜘蛛。一室一卵,分别封口,由卵孵出的幼虫取食所贮存的猎物。化蛹和羽化成蜂以后,即咬破巢口飞出。

其他种类的胡蜂一生营巢而居。蜂群中有后蜂、职蜂(或称工蜂)(雌性)和雄蜂的区别。后蜂为前一年秋后与雄蜂交配受精的雌蜂,它们把精子贮存在贮精囊中,到该年分次使用。雄蜂在交配后不久即死亡。

一般气温在12~13℃时,胡蜂出蛰活动,16~18℃时开始筑巢,秋后气温降至6~10℃时越冬。春季中午气温高时活动最勤,夏季中午炎热,常暂停活动。晚间归巢不动。有喜光习性。风力在3级以上时停止活动。相对温度在60~70%时最适于活动,雨天停止外出。胡蜂嗜食甜性物质。在500米范围内,胡蜂可明确辨认方向,顺利返巢,超过500米则常迷途忘返。

胡蜂除蜾蠃外, 一般群居巢上, 一群蜂少则几十至几百, 多则上千,最多的达5000头~8000头, 当人、畜接触或碰到巢穴后, 就会引起群起而攻之, 螯伤人畜。严重者会引起死亡。

胡蜂是蜜蜂的天敌。一些个体较大的胡蜂常常飞到城市、村寨、住宅附近和养蜂场内捕捉蜜蜂, 捕捉的蜜蜂大部分用来饲喂幼虫, 一部分是用来奴役做工。

胡蜂常出没于森林、村寨、农田、果园、菜园间, 取食植物嫩叶和咬坏水果、番茄等。咬坏的水果等受病原菌的感染, 导致水果、蔬菜产量减少和影响林木的正常生长发育。

据有关报道, 胡蜂毒有抗辐射及治疗关节炎等作用,具有高科技开发潜力, 一旦攻破其价值不可估量。

胡蜂体内含有18种氨基酸, 其中膳食蛋白的8种人体必需氨基酸, 胡蜂体内就含有7种, 而且含量特别高。 可作为滋补及营养食品, 还可以为中药之用。

2、幼虫:体粗胖, 两端略尖, 梭形、白色, 无足, 幼虫消化道不与排泄孔相通,但在中肠由围营养膜形成一个封闭的囊,排泄物贮存在这个囊中,在蛹化后,囊变硬变弯。黑色,表皮脱落,蛹黄白色,成熟度逐渐加深,头部胸腹部明显,主要器官清晰可见。蛹不吃东西。在蜂巢中出现蜜蜂后,上颚会咬住蜂巢的开口并钻出来。

3、成虫:头部前后略平,大型复眼位于头上部两侧, 呈肾形, 胸部近似圆柱形,端部略细。胸部分为三部分。每个部分都有一对脚。每一节在胸部的中部和后部各有一对膜状翅膀,即前后翼。成虫的三双脚灵活有力。它们可以捕捉昆虫,帮助喂养和建造蜂巢。

2、群势:由于物种不同,上一代蜜蜂有4000多只,成年黄蜂的数量约为同期的29倍。同一物种的最大种群潜力发生在越冬世代的前一代。

3、营巢:黑盾黄蜂或黑胸黄蜂的雌性授精蜂最早在三月中旬开始平稳越冬。四月初,第一代卵在屋檐下的小灌木中产卵,或在风和阳光的遮挡下产卵。这时,蜂巢被一个脾脏悬挂着,巢的数目只有20-30个。

4、出勤:夏季和秋季,黄蜂出勤率通常有两个明显的高峰,夏季分别在5:30和16:30左右,秋季则有一个小时左右的延迟。

5、食性:通过观察越冬期(12月中旬)黄蜂的捕食情况,可以发现大部分昆虫是杂食性的,但山区的蜜蜂是主要的捕食对象,特别是在食物短缺季节,更集中于杀蜂。

6、越冬:闽东、闽南地区黑盾蜂、黑胸蜂和基性蜂越冬世代的成功授精,均于1月中旬至2月初分批弃巢,移居到欧洲大陆下。温暖、稳定、干燥的山村的洞穴,墙洞的裂缝,腐烂的树木上的洞,在蜂土蜂巢的掩护下,以及墓穴的裂缝。通常为越冬聚集,越冬期为50-70天。

1、毒性:黄蜂毒液的主要成分为组胺、五羟色胺、缓激肽、透明质酸酶等,毒液呈碱性,易被酸性溶液中和。毒液有致溶血、出血和神经毒作用,能损害心肌、肾小管和肾小球,尤易损害近曲肾小管,也可引起过敏反应。

2、中毒表现:被黄蜂螫后,受螫皮肤立刻红肿、疼痛,甚至出现瘀点和皮肤坏死;眼睛被螫时疼痛剧烈,流泪,红肿,可以发生角膜溃疡。全身症状有头晕、头痛、呕吐、腹痛、腹泻、烦躁不安、血压升高等,以上症状一般在数小时至数天内消失。

严重者可有嗜睡、全身水肿、少尿、昏迷、溶血、心肌炎、肝炎、急性肾功能衰竭和休克,甚至死亡。部分对蜂毒过敏者可表现为荨麻疹、过敏性休克等。

展开全部黄蜂又称为“胡蜂”、“蚂蜂”或“马蜂”,是一种分布广泛、种类繁多、飞翔迅速的昆虫。属膜翅目之胡蜂科,雌蜂身上有一根有力的长螫针,在遇到攻击或不友善干扰时,会群起攻击,可以致人出现过敏反应和毒性反应,严重者可导致死亡。黄蜂通常用浸软的似纸浆般的木浆造巢,食取动物性或植物性食物。

展开全部黄蜂的口器为嚼吸式,触角具12或13节。通常有翅,胸腹之间以纤细的「腰」相连。雌体具可怕的螫刺。成虫主要以花蜜为食,但幼虫以母体提供的昆虫为食。已知有20,000多种,绝大部分为独栖,社会性的黄蜂仅限于胡蜂超科(Vespoidea)胡蜂科(Vespidae)的约1,000种,还包括大胡蜂及黄衣小胡蜂类。这些种类与蛛蜂科(Pompilidae,同属胡蜂超科)种类和其他黄蜂类的不同之处是休息时其翅纵向折叠。

腹部、三对脚和一对触角;同时,它的单眼、复眼与翅膀,也是多数昆虫共有的特征;此外,腹部尾端内隐藏了一支退化的输卵管,即有毒蜂针。成虫体多呈黑、黄、棕三色相间,或为单一色。具大小不同的刻点或光滑。茸毛一般较短。足较长。翅发达,飞翔迅速。静止时前翅纵折,覆盖身体背面。

口器发达,上颚较粗壮。雄蜂腹部7节,无螫针。雌蜂腹部6节,末端有由产卵器形成的螫针,上连毒囊,分泌毒液,毒力较强。蛹为离蛹,黄白色,颜色随龄期而加深。头、胸、腹分明,主要器官均明显可见。很多蜾蠃以蛹越冬。幼虫梭形,白色,无足。体分13节。

毒素和螫针:胡蜂的毒素分溶血毒和神经毒2类,可引起人肝、肾等脏器的功能衰竭,特别是蜇到人血管上有生命之忧,过敏体质的人危险。胡蜂毒刺上无毒腺盖,可对人发动多次袭击或蜇人。

黄蜂为有社会性行为的昆虫类群。蜾蠃科的种类平时无巢,营自由生活,在产卵时,由雌蜂筑一泥室或选择合适的竹管,产卵其中,同时贮藏在捕来之后经螫刺麻醉的其他类昆虫的幼虫或蜘蛛。一室一卵,分别封口,由卵孵出的幼虫取食所贮存的猎物。化蛹和羽化成蜂以后,即咬破巢口飞出。

其他种类的胡蜂一生营巢而居。蜂群中有后蜂、职蜂(或称工蜂)(雌性)和雄蜂的区别。后蜂为前一年秋后与雄蜂交配受精的雌蜂,它们把精子贮存在贮精囊中,到本年分次使用。雄蜂在交配后不久即死亡。天渐冷时,受精雌蜂纷纷离巢寻觅墙缝、草垛等避风场所,抱团越冬。翌年春季,存活的雌蜂散团外出分别活动,自行寻找适宜场所建巢产卵。它们所产的受精卵形成雌蜂,未受精卵形成雄蜂。由于职蜂增多,蜂巢逐渐扩大。职蜂负责筑巢和饲育幼虫。中国中部地区每年有3次发生高峰。秋后,巢中的雄蜂约占总数的1/3,为一年中雄蜂最多的时期。

一般气温在12~13℃时,胡蜂出蛰活动,16~18℃时开始筑巢,秋后气温降至6~10℃时越冬。春季中午气温高时活动最勤,夏季中午炎热,常暂停活动。晚间归巢不动。有喜光习性。风力在3级以上时停止活动。相对温度在60~70%时最适于活动,雨天停止外出。胡蜂嗜食甜性物质。在500米范围内,胡蜂可明确辨认方向,顺利返巢,超过500米则常迷途忘返。

展开全部假如我们掀开蜂巢的厚包,便可以看到里面隐藏有许多的蜂房,那好几层的小房间,上下排列着,中间用稳固坚实的柱子紧密连在一起,层数是不一定的。在一定季节的后期,大概是十层,或者是更多一些。各个小房间的口都是向下的。在这个种类看起来很奇怪的小世界里,幼蜂无论是睡眠还是饮食,都是脑袋朝着下边生长的,即倒挂着的。

这一层一层的楼即蜂房层,有广大的空间把它们分隔开。在外壳与蜂房之间,有一条门路与各个部分是相通的。经常有许多的守护者进进出出,负责照顾蜂巢中的幼虫。在外壳的一边,矗立着这个丰富多彩的都市的大门,一个没有经过什么过多装饰的裂口,隐藏在被包着的薄鳞片中。直面对着这个大门的,就是那从地穴深处直通到外面的大千世界的隧道的进出口。

在黄蜂的社会中,生活着数量众多的黄蜂。它们的全部生命完全都投入到不辞劳苦的工作之中。它们的主要职责就是,当人口不断增加的时候,就不停地扩建蜂巢,以便新的公民居住。尽管它们并没有自己的幼虫,可它们呵护巢内的幼虫,却是极小心勤勉,无微不至的。

为了能观察到它们的工作状况,以及快到冬天的时候它们之中会有什么事情发生,我在十月里,把少许巢的小片放在盖子下面,里面居住着很多的卵和幼虫,并且还有一百个以上的工蜂在细心地看护着它们。

为了便于进行观察,我将蜂房分隔开来,让小房间的口朝着上面,然后并排放着。这样颠倒的排列,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使我的这些囚徒们烦恼,它们很快地就从被打扰的情形下适应过来,恢复了原来的空间状态,重新开始忙碌而辛勤地工作,似乎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过一样。

事实上,它们当然需要再建筑一点东西。所以,我便选择了一块软木头送给它们,并且用蜂蜜来喂养它们,满足它们的需要。用一个拿铁丝盖着的大泥锅来代替隐藏蜂巢的土穴。再盖上一个可以移动的纸板做的圆顶形的东西,使得内部相当黑暗。当然,当我需要亮一些时就把它移开。

黄蜂继续进行它们自己的日常工作,就好像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的扰乱一样。工蜂们一面照料着蜂巢中的蜂宝宝,与此同时,又要照顾好它们自己的房子。它们一起努力加油,开始慢慢地筑起一道新的铜墙铁壁。这墙壁围绕着它们最封闭的蜂房。看起来,它们似乎是打算重新再建筑一个新的外壳,作为新的外壳,来代替那个被我用铁铲毁坏了的旧外壳。但是,这些工蜂们并不是简单地修修补补,它们是从被我破坏了的那个地方开始它们的工作。它们很快就筑成了一个弧形的纸鳞片似的房顶,然后,用它遮盖住大约三分之一的蜂房。如果这个小蜂巢不曾遭到我的破坏的话,那么这些工蜂们搭建起的这个屋顶足可以连接到外壳呢。它们亲手做成的一个房顶,还不够大,只能遮盖住整个小房间的一部分而已。

至于我事先为它们精心准备好的那块软木头,它们根本不予理睬,甚至连碰都不曾碰上一下,仿佛它根本就不存在一样。或许这种“新型”的材料,对于黄蜂而言,用起来很不方便。它们宁愿放弃它,而继续选用那已经废弃不用了的旧巢,这样更加方便,而且更加得心应手一些。因为在这些旧的小巢内,不必辛辛苦苦地重新制做纤维,因为它们是已经做好了的,方便实用。只需拿来主义即可。而且,它们也不用浪费很多的唾液,只需相当少的唾液,再用它们的大腮仔细咀嚼几下,然后便形成了上等质地的浆糊,这是相当好的建筑材料。

下一步,它们一起把不居住的小房间统统毁得粉碎。然后,利用这些碎物,做成一种似天篷一样的东西。如果有必要的话,它们也会再次利用同样的方法,筑造出新的小房间,以便居住,活动之用。

与它们齐心协力筑造屋顶的工作相比较,更加有趣味的要算是喂养蛴螬幼虫了。刚才还是一个个粗暴刚强,卖力气的战士,这会儿就摇身一变,成了温柔、体贴的小保姆。看到这些,谁也不会感到厌倦和反感的。一下子,充满了战斗气息的军营一样的窠巢,立刻变成了温馨的育婴室了。真是妙趣横生啊!

喂养好可爱的、柔弱的小宝宝,可是需要相当的耐心与细致的。假如我们只将注意力集中到一个正在忙碌工作的黄蜂身上,我们就可以清楚地观察到,在它的嗉囊里,充满了蜜汁。它停在一个小房间的前面,它的样子特别有意思,它把它小小的头慢慢地伸到洞口里面去,然后再用它的触须的尖儿去轻轻地碰一碰里面的一个小幼虫。那个小宝宝慢慢地清醒了过来,似乎看到了那个黄蜂递送进来的触须,于是向它微微地张开小嘴。它的样子,特别像一只刚刚初生不久,羽毛尚未丰满起来,乳臭未干的小鸟,正在向着刚刚辛辛苦苦为它觅食而归的妈妈伸出小嘴,急切地索要食品一般,不觉得让人感到一阵温馨。

不一会儿,这个刚刚从梦中苏醒过来的小宝宝,将它的小脑袋摇来摆去的,渴望着能够马上探索到它急切需要得到的食物,这可以算是它的本能天性了。然而它又是盲目地探寻着,一次次试探着外面的黄蜂为它们提供的食物。可以想象小宝宝的急切心情网,终于两张小嘴接触到了。一滴浆汁从“小保姆”的嘴里流出来,流了进那个被看护者的小嘴里。仅仅这一点点就足够一个小宝宝享用了。现在,该轮到第二个黄蜂婴儿进食了。于是,这个小保姆又赶快马不停蹄地跑到别处去,继续履行它神圣的职责。

小宝宝们通过口对口地交接食物后,享受到大部分的蜜汁。但是,进食并没有完全告终,它们还没有享用完呢。因为,在喂食的时候,幼虫的胸部会暂时膨胀起来,其作用就如同一块围嘴或餐巾纸一样,从嘴里流出来的东西全都滴落在它上面。这样等保姆走后,小宝宝们就会在它们自己的颈根上舐来舐去,吮吸着滴在胸部的蜜汁,尽情地享受着美味的食物,不浪费一点儿食物。大部分的蜜汁咽下之后,幼虫胸部的鼓胀便会自然而然地消失掉。然后,幼虫会稍微往蜂巢里缩进去一点,继续回到它的甜蜜的梦乡里。

当黄蜂在我的笼子里喂养小宝宝时,小幼虫们的头是朝上的,从它们的小嘴里遗漏出来的东西,自然会滴落在它们的围嘴上面。至于在蜂巢里喂养它们的时候,它们的小脑袋则是朝下的,但是,我并不心存怀疑,那便是在这样头向下的位置上,小幼虫的餐巾纸仍能发挥作用,而且,功效是一样的。这是因为幼虫在蜂巢中时,它的头不是直的,而是略微有一点弯度的。因此,它们嘴里溢出来的蜜汁很可能是堆积在那块小小的围嘴上。而且,溢出的蜜汁是非常粘稠的,很快就会粘在围嘴上。与此同时,细心的小保姆就是再放下一部分食品在这个地方,也是有可能的。所以,无论小幼虫的头是朝下的还是朝上的。无论那块围嘴是在嘴的上边,还是在嘴的下边,这都不会阻碍围嘴充分发挥它的作用。其主要原因是这种食品非常有粘性,可以牢牢地附着在围嘴上。因而可以说,这块小小的围嘴简直就是一个又方便又及时的小碟子,它可以减少喂食工作的困难,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为我们的小保姆们提供方便,使得它们又省力又省时,而且,它还可以使得小幼虫们能够舒适、宁静地享用它们的美味佳看,直至一饱口福,满足为止。还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不致让小宝宝们吃得太饱,撑坏了小肚皮而夭折。

如果是在野外,置身于大自然中,每当一年快要结束时,也是果品数量非常少的时候,有些青黄不接。在这种情况下,大多数的小保姆挑选其它的食物来继续喂养小幼虫。它们大多选择苍蝇,先将它们一一切碎,然后再喂给小幼虫们食用。但是,在我为它们制作的笼子中,一概不选择其他的东西作为幼虫的食品,我只为它们提供充足的有营养的蜜汁。

吃了这些蜜汁以后,所有的看护者和被看护者似乎都变得精力旺盛起来。而且,一旦有什么不速之客突然闯进蜂房里,进行袭击侵略,那么它们将很不幸地立刻被处以死刑。显然,黄蜂分明是一种不好客的生灵,从不厚待宾客,更不允许其他动物随意侵扰自己的家园。即使是那种叫拖足蜂的蜂,形状和颜色与黄蜂是极其相像的,如果它们稍一走近黄蜂,来分享它们的蜜汁,那么它们的这种企图很快就会破灭,马上被觉察出来,于是,黄蜂们群起而攻之,直到致其于死地为止。拖足蜂的外貌并不能欺骗黄蜂那敏感的目光,如果拖足蜂反应不迅速,没有及时退避,那么就会大难临头引来杀身之祸,被黄蜂残酷地处死。所以,擅自闯入黄蜂的巢,实在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。即使来访的客人的外表与它们极为相似,工作也与它们大同小异,几乎可以说是团体中的一份子,都是绝对不行的。黄蜂是不会轻易地放过任何不请自来,不知趣的所谓客人的。因此,其它动物还是退避三舍,回避为佳。

我已经一而再、再而三地看到黄蜂对于客人们的野蛮的待遇,假如闯入境内的不速之客,是个相当有杀伤力,而且凶猛无比的家伙,当它受到群攻而牺牲后,其尸首便会马上被众蜂拖到蜂巢以外,抛弃在下面的垃圾堆里边。但是,黄蜂似乎不会轻易地动用它那有毒的短剑来攻击其他的动物,还是比较手下留情的。如果我把一个锯蝇的幼虫抛到黄蜂群里面,对于这条绿黑色的小龙一样的侵入者,黄蜂们表示出很大的兴趣,它们一定是感到很奇怪。接下来,它们便向它发起进攻,把它弄伤,但是并不利用它们带毒的针去刺伤它。然后众蜂齐用力,要把它拖出巢去。与此同时,这条“小龙”也不服输,不断进行抵抗,用它的钩子钩住蜂房。有时利用它的前足,也有时利用它的后足。然而,最终这条可怜的“小龙”还是因为伤势太重,而且它还很软弱,最终被有力的黄蜂拉了出来。这条“小龙”很惨,小小的身体上充满了血迹,被一直拖到垃圾堆上去。黄蜂们驱赶这样一条并无什么力气的可怜虫可并不轻松,耗费了足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呢!

如果,与此相反,我放的不是一个弱小的幼虫,而放一个住在樱桃树孔里的一种相对比较魁伟的幼虫在蜂巢里面,结果就不同了。立刻会有五六只黄蜂拥上来,纷纷用有毒的针去刺它的身体。不大一会儿,差不多几分钟以后,这只较强壮有力的幼虫终于也难逃恶运,一命呜呼了。但是,接下来便产生出了一个问题。这具笨重的尸体,很难把它搬运到巢外去。所以,黄蜂们觉得动它不成,便选择了其它的方法,比如吃掉它,或者,至少要设法使它的体重有所减少。因此,它们便一直吃它,直到吃剩下的那部分可以被拖动为止。然后,还是要把它拖到外面去,抛弃掉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ww.168tianpin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